邱惠祺-演員
0 Likes 5 Comments
Huichi Chiu - Actriz y Creadora. Foto Berta Delgado. YANMAG

Lee la entrevista en español «我們可以做自己所能掌握的事情» 邱惠祺是一位來自台灣,在西班牙電影、戲劇和電視劇領域擁有豐富經驗的女演員。在她二十年的職業生涯中,她參與了各種風格迥異的作品,面對了這個極具挑戰性的行業所帶來的種種困難和挑戰。這篇報導回顧了她這幾年來的成就,並反思了在西班牙作為一名東方演員的旅程。同時,她也正在籌備一個新的計畫,繼續尋找以創作者身份講述故事的方式。 妳在台灣出生長大,大學畢業主修美術系,畢業後擔任教職兩年。為什麼決定來到西班牙?這個決定對你有什麼樣的改變? -雖然聽起來有些老套,我當年是因為想學佛朗明哥而決定來到西班牙的。記得我有一些中文版的西班牙語教材,封面上是一群吉普賽人,男人彈著吉他,女人們穿著傳統的佛朗明哥服裝,頭上插著大紅花,戴著大耳環。我以為西班牙就像書上描述的一樣。那時候很天真地打算學習三年後就回台灣,加入舞團。我還記得,當時是許金仙女老師帶我去馬德里佛朗明哥朝聖地上帝之愛拜 師學舞的。然而跳了一年,我知道對佛朗明哥的熱情只能期待下輩子轉世成吉普賽人了。二十年一轉眼就過,我仍然留在西班牙。在國外生活讓我看到不同的人生,付出了很多當然 有時候會覺得是否值得,但起碼,至今為止,我所走的路都是我自己選擇的。 «住在國外讓我對人生有了其他的觀點和許多經驗。當然,把一切都留在身後,必須付出很高的代價。» «雖然有許多疑問和挑戰,但至少我可以說,在這一生中,我正在過著自己選擇的生活。» 這二十多年來,在許多影集、電影和劇場中表演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?它們與你的生活有什麼關係? -多年來,表演對我來說,除了是一個可以扮演不同人生角色的實驗場所之外,更是一種克服內向的自我挑戰。然而,坦白說,我發現只有在 Mar Navarro 劇場學校和與朋友共同參與劇場製作時,才有機會真正享受表演的樂趣。回顧過去幾年的作品,我發現所飾演的角色幾乎都相似:從不會說西班牙文的百元店老闆娘到翻譯人員,甚至是黑幫大姊頭,角色都有些許雷同。我經常開玩 笑說,在西班牙,只要我保持一張面無表情的臉,就能讓人感到害怕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我開始意識到作為一名東方或非白人演員,在西班牙的表演空間仍然有許多限制,這對我個人成長而言也是一種侷限。我是很苦幹耐操的演員。西班牙語算是我的「舞臺母語」,有些人無法理解為什麼要我在舞臺上隨 便說些中文會讓我覺得很彆扭。因為不是在西班牙出生,也不是來這裡當小留學生,耳根子都硬 了,得花比一般人三倍氣力背台詞。我常做的噩夢就是要上臺了,卻一句台詞也記不得。每次演 出要踏進舞臺前,總是快速地重複所有的台詞至少3次。有一次在Caryl Churchill的劇《Top Girls》中擔任兩個角色,台詞多的不得了,我想在五分鐘重複所有台詞三次的儀式性行為應該是 不可能了。結果硬是給它完成(在舞臺上一片空白的恐懼讓我放鬆不得);我一邊劈哩啪啦快轉台詞 一邊想,我幹嘛這麼自作孽啊,為什麼不好好選別的職業,偏偏讓自己過不去?一邊看著同台的 西班牙演員收放自如,享受舞臺的光與熱。 事過境遷,最令人懷念的竟然是舞臺上的意外忘詞事 件,或是突然演到一半,大家無來由地進入一個無法控制、拼命忍住不笑的狀況。有時候,戲上 手了,大家甚至會彼此在舞臺上逗弄對方。幾次當內在的負面聲音平息,得以享受當下的經驗, 那種感覺實在是無與倫比的。現在的我對表演的態度跟以前不一樣。我不再將它視為戰場,而是希望與表演建立一種全新的關 係,當下真實地與觀眾分享情感和體驗,在同一空間中慷慨地對待他們,相對的也對自己溫柔一 些。 «現在的我對表演的態度跟以前不一樣。我不再將它視為戰場,而是希望與表演建立一種全新的 關係,當下真實地與觀眾分享情感和體驗» «慷慨地對待他們,相對的也對自己溫柔些» 妳對每個不同的計劃是如何看待和處理的? -了解每個計劃的獨特性質,以及導演和同伴的合作方式。對我來說,理想的情況是能夠彼此交流,在創作過程中互相啟發,自由分享各自的觀點。在每次排練中都可以盡情嘗試,一起努力實現 共同目標,這是最令人開心和振奮的事情。 那些作品對妳職業生涯有特別的改變以及影響? -在2020年,我參加了本尼托·佩雷斯·加爾多斯(Benito Pérez Galdós)一系列的讀劇演出。劇組的 演員非常國際多元。我們在西班牙的市立劇院像是固定班底一樣,經過三天的早上排練後,晚上 進行演出,然後又會開始排練新的劇目。整整一個月,從清晨到深夜都在公共劇院裡進行排練和 演出。對大部分工作不穩定的演員來說,這實在是一場夢想般的體驗。注:本尼托·佩雷斯·加爾 多斯(Benito Pérez Galdós)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西班牙最重要的小說家之一,他的作品深刻描繪 了時代變遷和社會現實,而他的劇作通常涉及對人性和道德的探討。 «現在我不想再以「種族標籤化演員」來定義自己» «這個詞並不能完全代表我,我們應該停止為自己辯解,也不應該讓他人為我們的存在定義» 對於非西裔白種演員出身的我們來說,這樣的機會尤其可貴。在西班牙,我們通常被侷限於刻板 印象的角色中,但那個月,我們有幸活在加爾多斯的世界中。西班牙資深演員和創作家埃斯特·貝 爾維爾(Ester

read more

Paco Chabrié – Artista

2 Likes 0 Comments

0 Likes 0 Comments

邱惠祺-演員

0 Likes 5 Comments

0 Likes 1 Comments